1. <rp id="wbn45"></rp>
      <dd id="wbn45"><center id="wbn45"></center></dd>
    2. <dd id="wbn45"><noscript id="wbn45"></noscript></dd>
          <em id="wbn45"></em>
        1. 學校網站 ENGLISH

          河北鄉村經濟振興系列之四十三/李教授杯酒換科技小院

          大公報 2019年09月09日 報道 瀏覽次數:

          圖: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李曉林

            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李曉林發微信約飯局,圍桌坐定自己卻滴酒不沾,“要間小院”的想法遲遲沒法推進。河北省曲周縣白寨鄉黨委書記高春梁激將說:“你喝一杯,我給一間!”李教授三杯下肚不省人事,第二天醒來想起這事,拉上年輕教師張宏彥、王沖壯行到鄉裏要房子。高書記一聽笑了:“酒桌上的話能當真呀?”李曉林不干:“你不兌現,我仨今天不走。”大公報記者顧大鵬(文、圖)

            2009年5月,李曉林帶著張宏彥、王沖兩名年輕教師來到曲周。李曉林對記者說:“曲周地處黃淮海鹽堿帶腹地,建國20年,這裏的土地畝產增加了1公斤,農民靠刮鹽生活。1973年,石元春、辛德惠等老一輩農大人帶領農民治堿,昔日‘鹽堿灘’變成‘米糧川’。堿治好了,農大的教授并沒有走,在這裏建立了實驗站。”

            八點鐘,李曉林開車拉著張宏彥、王沖從實驗站出發,十點鐘來到白寨村,他們想把散戶組織起來,建立一個高產高效玉米示範方。“到地頭卻不見人影”,李曉林納悶,“人呢?”一位大爺說:“你以為農民傻呀?”這時他才知道,農民早上四五點下地,不等太陽直射,就回家吃飯休息了。

            田間地頭找不到農民

            第二天,天不亮他們趕到農田發現,“地頭上躺著幾個男人。”張宏彥小聲對王沖說:“不是精神病吧?”他們不知道,農民在這裏排號等水澆地。李曉林發現,“播種速度原來不在於播種機,而在於水能不能跟上。”他有點愧疚地說:“我們的論文發在英國《Nature》雜志上,科研成果獲得了國家進步獎,但卻不接地氣了,老一代農大人的精神在新時期面臨挑戰。”

            “按照我們的方案種大田,小麥增產一成半,玉米增產近二成;免費給種子、化肥,可是農民仍然不動心。”李曉林發現,農民有另一種算法,“1畝至少虧1500元(人民幣,下同)。”

            李曉林想召集農戶開個會,高書記說:“農民單幹都30多年了,重新組織起來有困難,不如把土地流轉給你們。”李曉林糾正說:“我們不是搞實驗,而是要把農民重新組織起來,讓散戶實現規模化生產。”

            實驗站與農民一墻之隔,墻內墻外卻兩重天。李曉林與高書記約了飯局,想在村裏找個小院與農民住在一起。圍桌坐定,自己卻滴酒不沾,“要間小院”的想法遲遲沒法推進。高書記激將道:“你喝一杯,我給一間!”於是就有了文章開頭的一幕。

            李曉林在實驗站外給自己安了個家,起名白寨科技小院,與農民同作同息,科學種田方案漸漸被農民接受。曹國鑫是白寨科技小院首任院長,同一屋簷下還有兩個學弟,一個叫方杰,一個劉世昌,一直想單干。懷橋鄉黨委書記王祥偉向李教授要人,聽到消息,兩人騎著三輪車就“私奔”了,在一間鴿棚裏創辦了蘋果小院。

            科技小院闖出廣闊空間

            2009年秋天,農大師生指導的玉米示範方喜獲豐收。大河道鄉黨委書記張志明帶著村官找到科技小院,請農大教授幫助種西瓜。李曉林一聽嚇壞了,“我們只懂玉米和小麥,哪會種西瓜!”

            李曉林有個學生叫黃承東,在京郊種黃瓜,半夜裏給教授打電話,詐稱失戀要自殺。第二天凌晨,李曉林帶著一個大西瓜,在京郊黃瓜地裏找到他的學生,談了中國農大在曲周創建西瓜科技小院的想法,黃承東開心一笑:“你早說不就省個西瓜錢。”

            “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科技小院出了曲周還行嗎?”黃志堅是李曉林的得意門生,他買張邯鄲至廣州的單程火車票,找到李曉林說回趟老家,“試試科技小院在南方菠蘿園裏靈不靈?”

          不再為錄取女生犯糾結

          圖:李曉林(左二)回到曲周葡萄科技小院與現任院長王曉奕(左一)交流

            “曲周科技小院的主角是在校研究生,研究生的學習生涯不是始於校園,而是始於農村的科技小院。”李曉林說:“讀研三年,有兩年半要在農村度過。當時,科技小院多是農家騰出的舊宅院,要自己起伙做飯,更糟的是不能洗澡,也沒有水沖廁所,很不方便,招生時我們盡量選擇男生。”

            “女生分數夠了,沒有理由拒絕。”李曉林負責面試,他把到農村生活的困難講了一大堆,很多城市裏的女孩就打了退堂鼓。可是,他卻碰到了河南鄭州一個叫高超男的女孩,她說要到河北曲周看看再做決定。她是走進科技小院的第一個女生,學兄們把她當寶貝,體驗了一周她給李曉林打電話說:“農村那有你說的那麼艱苦!”李曉林只好收下這個女孩。

            高超男到曲周第二周,李莊村婦聯主任王九菊把她接到家裏,她和倆閨密共同創辦了三八科技小院。早晨她們與農民一起下田觀測、取樣、學種地;晚上與大媽一起下廚房,教農民跳廣場舞。

            農民嘗到了甜頭,愿意把最好的房子讓給研究生辦科技小院。條件好的鄉村把科技小院建在賓館或單元樓裏,李曉林發現苗頭不對:“科技小院是研究生的孵化器和農民的小棉襖,與農民要‘零距離、零時差、零費用、零門檻’。”

            根植於23省127村的科技小院與中國農民共成長,高超男的故事已成美談。記者在曲周跑了8個科技小院發現,其中一半由女生掌門。研究生招生季臨近,李曉林說:“不再為錄取女生犯糾結。”

          《大公報》2019年9月9日A19版

          責任編輯:劉錚
          分享到: 更多
          標簽: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小色逼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