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wbn45"></rp>
      <dd id="wbn45"><center id="wbn45"></center></dd>
    2. <dd id="wbn45"><noscript id="wbn45"></noscript></dd>
          <em id="wbn45"></em>
        1. 學校網站 ENGLISH

          【豐收之路】黃安坨村:農業科技“加持”下的山村轉型模板

          新京報 2019年09月26日 報道 瀏覽次數:

          編者按:全國近70萬個行政村、近300萬個自然村,中國農業大學與新京報鄉村頻道選擇的改革攻堅樣本,為什么會有北京百花山半山腰上的黃安坨村?況且,在北京萬億規模的GDP籃子里,百億規模的北京農業占比可謂微乎其微。 

          這當然不是出于本土情懷,重要的是,在農業轉型升級的背景中,在都市旅游休閑農業方興未艾的環境里,在已解決溫飽卻仍舊收入偏低的起點面前,黃安坨村的發展提供了一種參考,即通過農業科技的“加持”,讓山區熟悉種植的農民們繼續熱愛種植,只不過是有了更多元的選擇,而這些選擇,意味著更多收入與家鄉轉型基礎的夯實。

          當中國農業大學的師生剛來到北京市門頭溝區黃安坨村時,鄉親們很熱情,但沒有太多期待。他們最多指望學生們能幫著修修電腦、輔導下孩子功課,至于種地,祖祖輩輩都在這里種莊稼的好把式們,何必要聽從沒種過地的城里人意見?即便是最“開放”的種植者,對師生們也是“不放心”的——家里幾百棵果樹,只舍得拿出幾棵樹讓師生們做實驗。 

          2019年9月,北京黃安坨村種下的東北蘋果豐收了,還包括以前從沒種過的甜杏和木耳,下一步打算試試種植觀賞花卉,過去過量施用農藥的情形消失了,甚至開發休閑旅游、生態旅游都提上了議事日程,而這一切,都源自農業科技的力量。 

          黃安坨的蘋果豐收了。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教授帶著學生 卷著鋪蓋卷兒住進了村 

          地處京西百花山山腰,門頭溝區黃安坨村的秋天,常是安靜而色彩豐富的。天剛蒙蒙亮,一輛藍色的小三輪車就從黃安坨村“北京科技小院”出發駛向了村里的試驗基地。郭鑫宇熟練地跳下車,然后沿著一條小土路,步行進了果園。他每走到一棵樹下,就會仔細打量樹上的果子,然后拿出紙、筆將果子的生長情況進行詳細的記錄。 

          郭鑫宇腳下的這片果園,就是2014年中國農業大學在黃安坨村設立的科技小院試驗示范基地。所謂科技小院,其實就是通過老師帶隊,研究生、科技人員駐村工作的形式,“零距離、零門檻、零費用、零時差”引導農民進行高產高效生產,幫助農民增收。 

          “這片基地里面種的多數都是蘋果樹,也有少部分杏樹。這是雞心果、這是龍豐、這是K123……這幾棵樹是打過藥劑的,這幾棵沒有打過的。”旁人傻傻分不清的各種品類的蘋果,在郭鑫宇和科技小院其他成員眼中卻長得千差萬別。 

          郭鑫宇(右一)介紹果園里的果子。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運動褲、深色球鞋,鞋邊緣還凝著一些干土。初識郭鑫宇,還以為他是位“新農人”,是返鄉創業、帶領村民致富這樣的人物,后來才知道,他是中國農業大學理學院農藥學專業的一名博士生。從科技小院掛牌成立之初,還是一名研究生的他就跟隨導師,中國農業大學理學院應用化學系教授吳學民,一同駐扎在了黃安坨村。如今,他已經在村里駐扎了六年,他的身份也從一名研究生變成了一名博士生。 

          “在北京設立科技小院的初衷,是想以科技支撐農業、知識服務生產為目的,從植物保護入手,改善農村農藥使用現狀,保障食品安全,減少農村面源污染,還農村以青山綠水,同時針對果品保鮮,進行寒地有機水果保鮮,為農民經濟增收提供可能。根據實踐,最終來探索北京山區農村經濟與環境共同發展的新模式,為整個中國北方山區綠色農業發展提供參考。”科技小院項目牽頭人、中國農業大學理學院應用化學系教授吳學民說。 

          吳學民回憶,科技小院推行之初,即便要長期住在村里、每天下到田間地頭干活兒,仍是有學生跟著他一起,帶著鋪蓋卷兒,就住進了黃安坨村。

          晌午最毒的太陽 沒把學生們曬跑 

          “吳教授來了,這次準備在我們村住多久呀,有空一定到家里坐坐。”新京報記者和吳學民教授走在黃安坨村時,一位村民熱情地向吳學民打招呼。別看現在村民見到吳學民和學生們都很親近,北京科技小院入住之初,村民可是熱情中還有著懷疑——我們祖祖輩輩在這里種莊稼,哪里需要一些沒有種過地的大學生來教我們什么“科學種植”與植物保護?村民只知道,大學生文化水平高,應該能修電腦、擅長上網,估計能拜托著給孩子們輔導下功課。 

          于是,除了每天扎進試驗基地監控果樹生長情況、土地變化、病蟲害等問題外,科技小院的學生們還真就得利用閑暇時間,幫助村民們修修電腦,做做技術支持。暑假,孩子們從鎮里學校回到村子,科技小院的大學生們幫孩子們補課也是常有的事兒。漸漸的,村民就和科技小院的學生們熟識起來。 

          “這幫孩子真不錯!”村民很快開始就夸贊起了這些“接地氣”、“不見外”的大學生們。可夸贊歸夸贊,真說讓學生給自己指導農活兒,村民心里還是不服氣,一切得以真本事說話。 

          每天起早貪黑往地里跑,風雨無阻不說,盛夏晌午時分最毒的太陽,把肩膀曬破了皮,也沒能曬跑這幫學生們;村里試驗示范基地的果樹非但沒有蔫,反而真長得越來越茂盛、果子越來越甜……村民們這才意識到,這些大學生們真的不是來蹭個實習經歷的,是來干實事兒的,而且還真有點兒本事! 

          村民們嘴上不說,行動上卻開始跟著大學生們學起了科學種植。

          量身定制施藥方案 解決村里用藥過量問題 

          有了村民的認可和配合,開展調研實驗就順利多了。過去終日泡在教室和實驗室的農大學生,開啟了每日泡在田間地頭的日子。 

          村里氣候如何、有哪些病蟲害、農藥使用現狀如何、村里勞動力有多少……駐村的前幾個星期,吳學民和學生就對全村的情況進行了詳細的摸底,一棵樹一棵樹的檢查、一種病蟲害一種病蟲害的采集。 

          通過走訪調研,吳學民和學生們了解到黃安坨地區存在農業生產技術尤其是農藥用藥水平落后的問題,普遍存在著過度施藥、盲目用藥的情況,而且每年施藥的藥劑品種較為固定,重復使用,這就導致了施藥成本增加、農藥殘留增大、病蟲害抗性上升等問題出現,同時也給這個美麗的山村造成了一定的環境污染。

          村民在果園里忙碌。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針對這樣的情況,北京科技小院師生首先是為黃安坨村量身定制了施藥方案,通過指導村民科學用藥、合理用藥及適時用藥,選用高效低毒低殘留農藥進行病蟲害防治,減少農藥使用量,保證果品質量安全。 

          數據顯示,黃安坨村按照科技小院提供方案,僅2014年試驗首年,每畝地的殺菌劑、殺蟲劑藥用量就齊刷刷減少了一半,病蟲害還得到了防治。 

          科技小院師生隨后又在調研中發現,村里果園水果保鮮措施單一,只靠冷庫低溫進行保鮮,果實保鮮效果欠佳。雖然能勉強維持到春節時期,但是爛果現象很多,挑選出好果費時費力。因此,科技小院又給村子引入了自主研發的果蔬保鮮劑1-甲基環丙烯。 

          “2014年至2017年,經過反復試驗,我們發現,針對不同品種果品采用不同保鮮模式的同時,再配以果蔬保鮮劑1-甲基環丙烯后,有效延長了果品的保鮮期。這樣一來,既有效減少爛果,避免浪費,又能幫助村民減少經濟損失。”郭鑫宇說。

          以懷疑開始的合作 促成了村里的巨變

          “當時,你還不相信我們,守著幾百棵樹,卻只給我們學生幾棵樹做實驗。”“當時,您不是也不相信我嗎,總反復問我,‘你這兒行嗎?’”這段對白,來自吳學民和黃安坨村北京科技小院試驗示范基地的負責人王國慶,這個話題已經成為兩人回憶過往特別愛打趣的話題之一。 

          六年多前,初相識的兩個人抱著彼此“不夠信任”的態度開始了一個摸索性的合作,也正是這次合作,促成了后來黃安坨村的變化。 

          故事還得從好多年前開始說起。每年山花爛漫時,是黃安坨村最美的時候。樸實的村民祖輩守著百花山,終日埋頭忙碌在玉米地里,卻從未想過這青山、這山里的特殊氣候,以及漫山遍野的藥用花,是他們最大的財富。 

          2003年,來自東北的“外鄉人”王國慶“發現”了黃安坨村。“當時就是想來村里轉轉,意外發現這里身處山間,氣溫相對較低,總體氣候條件和我的家鄉有點像。”王國慶算計著,是不是可以把家鄉的特產蘋果帶到村里栽培下試試。沒過多久,王國慶就扛著樹苗進了村,一方面,他承包下一片土地,聘請當地有勞動力的貧困村民幫忙種果樹,另一方面還把買來的樹苗免費發給部分村民。怎料想,這一試,真就成功了,黃安坨村,除了玉米、核桃,還有了新的果樹——東北特產蘋果。

          黃安坨的蘋果樹。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高興了沒多久,問題卻接踵而至,病蟲害、落果等等……畢竟這里是北京,不是咱東北。氣候、土地條件再像,也終歸和東北不一樣。”2013年,王國慶來到中國農業大學,向吳學民教授求助。恰巧吳學民當時也正在為北京科技小院“尋家”,經過到黃安坨村調研,吳學民便和王國慶達成了初步“合作”。 

          結果一晃六年過去了,王國慶成了黃安坨科技小院基地負責人,農大的學生們成了果園里的科研人員,而寂靜的山村迎來了一撥撥的農業科技。

          村民臉上的笑容是慶祝豐收最好的方式 

          “今年,我們又豐收了。”黃安坨村老書記任全榮的臉上笑開了花。和村里很多村民一樣,任全榮過去沒有想過,黃安坨村不僅能種植玉米、核桃,如今還能盛產東北蘋果、黑木耳、杏等農產品,接下來,甚至還要被打造成集休閑旅游、生態旅游和觀光旅游為一體的美麗新農村。村子還真有這個基礎,這幾年,黃安坨村先后被評為“首都綠色村莊”和“北京市生態文明村”,整個村莊的環境干凈整潔,記者在村子里看到,家家戶戶都已經翻新成紅磚藍瓦的房子。 

          下一步,村里的發展思路很明確,就是要結合美麗鄉村建設,充分利用山區較少的土地資源,建設黃安坨的特色農產品生產基地,例如種植既具有經濟價值、藥用價值又具有食用價值的觀賞花卉。而新的種植設想,到時候更少不了來自農大師生的知識支持,新的特色農產品的引入,承載了村民脫低與致富的希望。 

          這個豐收節,黃安坨村沒有搞特別的慶祝活動,可寫在黃安坨村村民臉上的笑容,就是慶祝每個豐收節最好的方式。

          新京報記者 曹晶瑞 攝影 王巍

          新京報網2019年9月24日

          責任編輯:劉錚
          分享到:
          標簽: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小色逼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