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m id="y2fk4"><strike id="y2fk4"></strike></form>
  • <tbody id="y2fk4"></tbody>
    <dd id="y2fk4"><pre id="y2fk4"></pre></dd>

  • <th id="y2fk4"></th>
    <th id="y2fk4"><big id="y2fk4"><noframes id="y2fk4"></noframes></big></th>
    <tbody id="y2fk4"></tbody>
    <em id="y2fk4"><ruby id="y2fk4"></ruby></em>

    <th id="y2fk4"></th>
    學校網站 ENGLISH

    【大國三農】糧食的勝利:56年前京郊大地小麥會戰

    新京報 2019年09月26日 報道 瀏覽次數:

    編者按:1963年,北京市啟動“百萬畝小麥畝產300斤”的科技攻關,于兩年后成功。這一攻堅戰,后來被稱為“小麥會戰”。

    更廣義上的“會戰”其實從新中國成立就已經開始。

    1950年,東北、河北、山西等地部分農民自發開展季節性農業生產競賽;1951年,農業部發布農業生產獎勵試行辦法;1953年,農業部發布第二個小麥增產競賽條例,開展愛國增產競賽。還有隨后畜禽、蔬菜增產的攻關……

    這一切的成果,就是到上世紀80年代,中國以占世界7%的耕地,養活了世界22%的人口。

    這是糧食的勝利,也是新中國的奇跡。今天,無人不知水稻育種專家袁隆平,其實,研究小麥的蔡旭、趙洪章,研究玉米的李競雄,奇跡的背后,值得致敬的名單很長很長,他們共同的目標只有一個:解決中國人自己的吃飯問題。

    蔡旭手稿。受訪者供圖

    【長報道】

    幾張陳舊的手稿擺在桌子上,紅色的信紙,抬頭印著“北京市海淀區科學技術協會”的字樣。紙上折痕宛然,有幾張邊緣已經破損。

    手稿上有一列數字:“1949年,北京市小麥不到百萬畝,畝產只有62斤;1962年,北京市小麥畝產124斤;1965年,北京市小麥畝產226斤,百萬畝水澆地實現小麥畝產300斤目標……”

    這是著名小麥栽培及遺傳育種學家蔡旭的手稿。1963年,蔡旭組建了北京市小麥生產顧問團,并承擔了北京百萬畝小麥增產攻關任務。手稿上的“百萬畝水澆地畝產300斤”,正是這次“大會戰”的結果。

    今日的北京,農業的比重似乎已可以忽略不計。但在幾十年前,這里進行的百萬畝小麥增產攻關,曾承載了太多國人對糧食豐產的期望。

    從73塊樣板田開始

    1963年8月,北京召開“種麥養豬會議”,由時任北京市副市長的萬里主持。會議最后,成立了“爭取百萬畝水澆地小麥畝產300斤”的委員會。

    一份蔡旭于1968年寫成的材料中記載,在會上,北京市領導“口頭任命王純為組長,我為副組長”,但后來,“小麥會戰”中大部分攻關任務,都是以“北京市作物學會”的名義參與的。

    蔡旭(中)在小麥田里觀測。受訪者供圖

    百萬畝、水澆地、畝產300斤,這是這次會戰的幾個關鍵詞。北京郊區的農田,以前多是旱地,1957年開始農業水利化之后,大量的旱地被改造為水澆地,這也成為小麥增產最重要的基礎。

    即便如此,讓百萬畝小麥增產一倍多也不容易。

    通過改良種子顯然不現實,育種是基礎工作,每一個新種類的出現,都要以十年為單位的培育。事實上,早在上世紀三十年代,蔡旭就選育和推廣了中大13-215等多個品種,1942年育成南大2419,上世紀50年代又育成農大系列、東方紅系列等,其中,農大1號、農大3號于50年代中期,先后在京郊、河北中部、山西中部南部等水澆地上推廣,南大2419則在長江流域、黃淮平原種植。它們和小麥育種專家趙洪章育成的碧螞系列,先后控制了多次小麥條銹病流行,成為新中國小麥增產的重要原因。

    短時間內,育成更高產的作物并不現實。

    這時候優秀的麥田管理,則成為實現攻關目標的重要途徑。為此,蔡旭和攻關人員在京郊選擇了73塊樣板田,“以樣板帶動一般”,“使各區縣的麥田管理工作更細致些”。 

    當時,蔡旭長子蔡祝南剛剛從農大畢業,留校任教,他還清楚地記得,為了樣板田選址,50多歲的蔡旭走遍了北京東南西北各個方向的農村,“大部分時間都在地里,剩下的時間要教學,回到家里還要忙著做規劃、整理資料,幾乎沒有閑著的時候”。               

    第一次豐收之前,銹病爆發了 

    樣板田的種植比一般的地更復雜,每一塊樣板田,都要嚴格按照農業專家制定的流程種植,并設立田間檔案,討論和制定具體的管理措施。 

    在北京,各郊區的環境不同,山地、平原交錯,土質也不同,南郊的沙土和北郊的黃壤土,顯然不能用一樣的方式管理。

    為此,蔡旭和專家顧問團為不同區域設計了四套“田間管理方案”,并制定了“北京地區小麥生產技術管理歷程表”,何時耕地、何時下種、何時澆水、澆幾次水,都有標準。 

    實施這些方案的,是由農民組成的科技小組。 

    蔡旭與科技人員一同進行小麥苗情調查。受訪者供圖

    “很多農民不愿意種新品種,也不太愿意按照專家的方案去管理。他們種了一輩子地,自然會認為自己才是最懂地的,而且,貿然的改變,可能帶來減產的風險,同樣是他們不能承受的”,蔡祝南說。 

    為此,北京市召集各區縣農業負責人、各公社主任、生產隊長開會,并請小麥顧問團的專家參會,制定了一套完整的實施路徑。由生產隊選擇觀念開放、善于學習的農民組成科技小組,負責樣板田種植。各農業科研機構、高校人員負責培訓科技小組的農民、并具體指導管理,各級農業負責人實時檢查敦促。 

    當時的資料顯示,北京市各農業科研機構和高校,幾乎都派了專家在各個樣板田蹲點,因此,三年中,很多要開會的事情,都是直接在小麥地頭舉行現場會解決。 

    投入了這么大的人力物力,但會戰并不順利。 

    就在1964年5月,第一批冬小麥快要收獲的時候,忽然爆發了大規模的小麥銹病。 

    盡管在上世紀50年代,京郊就已經開始推廣抗銹品種,專家們也及時采取了應對措施,但依舊影響了收成。 

    那一年,北京多數區縣小麥產量大減,樣板田也因此遭到質疑。為此,在當年8月舉行的北京小麥總結會議上,面對全國各省份的代表,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譚震林做了一個報告,蔡旭后來曾表示,這一報告“為我們撐腰,表示對我們的支持”,據蔡旭記錄,“譚震林還通知唐山市委書記約我到唐山介紹北京市的經驗”。 

    成功之后,會戰并未結束 

    銹病影響下,1964年的小麥到底畝產多少?蔡旭寫道,“1965年,夏季郊區一百萬畝水澆地小麥實現三百斤的指標,比一九六三年和一九六四兩年小麥單產增長近乎一倍”,這意味著,即便受到銹病影響,百萬畝水澆地1964年的產量也達到150斤左右,超過1962年。 

    1965年,沒有再出現意外,歷時三年的“小麥大會戰”勝利結束,百萬畝水澆地實現了畝產300斤的目標,而北京全市小麥平均畝產則為226斤,比1962年提升了100斤。 

    這是一次里程碑式的勝利。北京市的小麥產量從畝產62斤到124斤,用了13年,而從124斤到226斤,僅僅用了3年。 

    更重要的是,小麥大會戰之后,增產的趨勢并沒有放緩,“樣板帶動一般”的效應實現了,73塊樣板田帶動了百萬畝小麥增產,而高產的百萬畝,又成了新的樣本,帶動整個北京的小麥增產。 

    在更大的范圍內,北京則成了樣板。 

    蔡旭在1965年底的文章中說,“京郊主要大田作物水稻、玉米、棉花等都采用了樣板田的作法,并開始形成了以樣板田為主要陣地的群眾性科學實驗運動。” 

    在北京乃至全國小麥增產的歷程中,蔡旭和他建立的“小麥專業組”承擔了大部分技術攻關,這個專業組幾乎涵蓋了北京所有小麥方面的專家,雖然此后數易其名,但其性質并沒改變。也是這些專家,留下了小麥增產的歷史路徑。 

    據記載,即便在特殊年代,小麥協作組也依然承擔著科研、科普等任務,在1973年、1975年、1977年三次舉辦大規模的系統講座,還擔任縣區農大的兼職教師。 

    1983年,北京市再一次提出新的糧食公關目標:盡快把畝產提升到500斤。 

    1982年,北京市小麥生產科學技術顧問團、北京市農業局等共同發布的《關于爭取北京小麥平均畝產五百斤的意見》。受訪者供圖

    一份由北京市小麥生產科學技術顧問團、北京市農業局、北京市農業科學院等多家單位于1982年8月18日共同發布的《關于爭取北京市小麥平均畝產五百斤的意見》顯示,新中國成立以后,按10年一個階段,前三個階段北京市小麥種植面積年遞增率3.43%,單產率遞增8%。到1978年,北京市小麥種植面積已經達到280萬畝,畝產達到459斤,“面積擴大近兩倍,單產提高六倍多,總產增長了近20倍”。 

    “這可以說是第二次小麥會戰,這一次的任務其實沒有第一次重,一方面畝產已經很接近了,另一方面經過30多年的改造,農田、水利等方面已經有了很大的改善,增產的條件具備了”,蔡祝南介紹當時的情況時說。 

    對于蔡旭來說,真正的麻煩不是技術問題,而是他自己的身體,1911年出生的蔡旭,此時已經年逾古稀,并患有心肌梗塞。但他依然接受了任務,主持小麥增產公關工作。此后在1984年至1985年兩年之間,他曾數次病重入院,最終在1985年12月去世。也就在那一年,北京市小麥畝產達到512斤,第二次會戰的目標也實現了。 

    蔡旭去世后,《北京日報》于1986年1月5日刊文紀念,文中說,“北京人民永遠不會忘記,北京郊區小麥的平均畝產量從1949年的一百來斤,提高到1985年的512斤,過去一年吃不到幾斤麥子的山區農民,如今可以放開肚皮吃了。這個變化里面凝聚了蔡旭教授多少心血!” 

    一個品種挽救了大半個新中國 

    除了蔡旭和他的同伴們,在更廣袤的土地上,還有更多人為了糧食的勝利而戰斗。 

    在陜西,著名小麥育種專家趙洪璋,一直未間斷過新品種培育的工作。趙洪章是在國內成長起來的農學家,在1948年解放前夕,他就培育出豐產抗銹的“碧螞1-6號”“西農6028”等。

    趙洪璋在小麥田里觀察小麥情況。受訪者供圖

    上世紀50年代,碧螞1號、碧螞4號和西農6028,因抗銹能力強而在北方廣泛推廣,到1959年,種植面積已達1.1億畝,其中碧螞1號占了絕大部分,達到9000萬畝。毛澤東曾多次接見他,并稱贊他“一個小麥品種挽救了大半個新中國”。

    蔡旭在北京主持“小麥會戰”的同時,趙洪璋也培育出了新的豐產1、2、3號,其中豐產3號因抗銹性更好,耐肥抗倒,穗大質佳,,而被廣泛推廣,成為20世紀60年代末70年代初在關中和黃淮冬麥區種植面積最大的品種。

    更新一代的品種也在此時開始培育。1964年,趙洪璋在用剛剛培育成功的豐產3號和其他品種為素材,開始組配新的雜交組合。 

    至1979年,新的矮豐1、2、3、4號培育成功,這些矮桿小麥株高約80厘米,抗倒性突出,每畝穗數多,尤其是矮豐3號,被廣泛推廣,上世紀80年代時,畝產可達四五百公斤。也就在這個時候,中國小麥正式踏入千斤時代。 

    李競雄(中)在觀察玉米長勢。受訪者供圖

    小麥之外,玉米的培育也同樣成績斐然。1958年,玉米育種學家李競雄就育成第一批玉米雙交種,這些雙交種的產量明顯高于其他品種,因此被快速推廣,到1965年全國玉米種植面積達到2.3億畝。中國農業科學院玉米科學技術組于1966年發表的《一九六五年玉米穩產高產經驗總結》顯示,1965年,全國玉米單產和總產均超過歷史最高水平,其中畝產達到300斤以上的縣,就有210個。 

    李競雄的腳步并沒有停止。1969年,他被派往山西大寨繼續培育玉米良種。李競雄的學生、著名玉米遺傳育種學家、中國工程院院士戴景瑞在回憶李競雄的文章中說,“為了選育適合太行山區腹地需要的玉米良種,他不顧腳上骨刺的劇痛,踏遍了那里的山山水水”。

    李競雄的辛苦沒有白費,在那里,他培育出了大單1號等玉米良種,“種滿了全縣的圪梁和壩地”。 

    解決自己的吃飯問題 

    小麥、玉米,還有水稻,新中國糧食攻關的歷程中,每一種都取得了巨大的成績。

    1964年,袁隆平在湖南發現了一株“天然雄性不育株”,經人工授粉,結出了數百粒第一代雄性不育株種子,開啟了雜交水稻的大門。1974年,第一個雜交水稻強優組合南優2號育成,畝產623公斤,超出原本稻種的一倍多。到1988年,全國雜交水稻種植面積近兩億畝,增產100億公斤以上。 

    此后的數十年里,袁隆平的超級稻產量不斷上升,2013年平均畝產達到988.1公斤,創世界紀錄;2016年雙季稻年畝產達到1537.78公斤;2018年,在海南試驗田里,畝產破千,達到1065.3公斤。 

    不論是小麥還是水稻,不論是蔡旭還是袁隆平,他們共同的目標只有一個:解決中國人自己的吃飯問題。 

    為了這一目標,70年來,太多科學家耗盡畢生的精力,蔡旭在臨終前一天晚上,仍舊工作到深夜,李競雄在80歲時仍接受國家重大基礎研究計劃,積勞成疾、一病不起…… 

    統計數據可以更清晰地證明70年來中國糧食增產的成就。 

    1949年,全國耕地總量為14.88億畝,糧食總產量1.1318億噸,平均畝產69公斤。 

    1978年改革開放時,糧食產量達到3.0477億噸,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統計,當年中國物種主要糧食產量位列全球第二,1983年首次超過美國,1986年以后,一直保持世界第一。 

    到了2018年,全國以17.56億畝耕地,產出6.5789億噸糧食,平均畝產375公斤。和1949年相比,總產量增長5.8倍,單產增長5.4倍,但耕地總量,卻僅僅增長了18%。 

    這還只是糧食,還有蔬菜、水果、肉類等食品,產量同樣在不斷飛躍。 

    2018年的數據顯示,我國蔬菜產量為7億噸、肉類8500萬噸、禽蛋3100萬噸、水果2.7億噸、水產品6400萬噸……所有這些產品,和6.5億噸糧食一起,共同構成了中國人的餐桌食譜。 

    【親歷者說】 

    忘掉年夜飯的父親 

    蔡祝南(蔡旭長子,中國農業大學生物技術學院教授)

    蔡旭長子蔡祝南。受訪者供圖

    在生活中,我父親是一個很親和的人,他對同事、學生、家庭都很關心,但對自己卻完全相反。

    那時候農大還是郊區,試驗田更遠,在東北旺,下了公交車還要走一里多地才能到地頭。有一位和他一起工作的同事,家住城里,愛人常年生病需要人照顧,我父親心里一直很不安,直到那位老師搬家到學校后才放心。后來我父親住院時,仍每次都要問這位老師愛人的身體情況。

    做小麥育種,多一半時間在試驗田里,一去就是一天,中午不回來,家里做好了飯,早晨出門時帶著。到中午的時候,別的老師和學生去吃飯了,吃完飯回來,發現我父親還在地里,問他為什么不吃飯,他說忘了。晚飯要回來吃,但我父親工作時,常常到天完全黑到看不見了才肯回,等他們回來,食堂早就關門了,學生們錯過了飯點兒,我父親就帶他們來家里吃。

    他自己卻太不注意身體了,1983年,北京市啟動第二次小麥會戰,父親仍舊主持技術攻關工作,那時候他心臟不好,但還是去石家莊、滄州考察當地的雜種小麥。回到北京后,就整天呆在試驗田里。那年大年三十,我們一家人做好了年夜飯等他,等了好久也不回來,原來他帶著學生們,在溫室里給剛剛栽上的小麥澆水,把年夜飯忘了。 

    小麥品種的改良是個慢活兒,一個品種要培育十幾年,更新換代卻很快,大部分兩三年就會被新的品種替代。不過,也有一些因為各項性能良好,且適應性更好,就非常堅挺,能種很多年,我父親培育的南大2419就是一個。 

    南大2419是1942年培育出來的,因為是在南京大學培育出來的,所以叫南大2419,比較適合南方種植,只是當初受戰亂影響,種植面積沒有那么大。 

    上世紀50年代,南大2419因其優秀的抗銹能力,在黃淮地區廣泛推廣。在此后近20年中,一直都是當地的主要品種之一,最多的時候種植面積達到億畝,這在小麥史上也是不多見的。 

    在小麥種植中,銹病是一道難關。銹病一般有三種,條銹病、葉銹病、稈銹病,在中國,傳播面積最廣、危害最大的是條銹病,新中國成立后二十多年中,防銹病一直都是小麥育種的重要目標,也是豐產的條件之一。 

    1963年到1965年的小麥會戰中,銹病就曾經產生了很大的影響,盡管當時種植的已經是抗銹品種,但并不能保證不受害,因為病菌的多樣性,抗銹也是針對性的,可以抵抗這種病菌的,未必能抵抗另一種病菌。 

    在樣板田建設中,這個問題影響很大。樣板田是給農民看的,讓他們可以照著學。他們更看重產量,對抗銹的意義缺乏理解。我父親經常會舉辦科普學習班,每到地里,也都會和農民交流。他常說他在向農民學習,但實際上,農民也在向他學習,他們互相吸收對方的長處。后來我整理父親的筆記,在總結小麥會戰時,他就把勞動群眾的作用作為實現科學管理的條件之一。 

    【這片土地 我想對你說……】 

    新京報:七十年來中國三農的最大變化和進步是什么? 

    蔡祝南:七十年的農業騰飛,再一次證明了“科技是第一生產力”,不管在作物產量的增長方面,還是農村生產結構的變化方面,都體現了這一點。 

    新京報:對這片土地,你最想說的話是什么? 

    蔡祝南:三農是國計民生的重要基礎。發展三農,首要發展農業科技。同時減輕農民負擔,這樣才能更進一步提升農業生產的效率,避免農村的種種問題,使農民真正增產增收。

    新京報記者 周懷宗

    新京報客戶端2019年9月25日

    責任編輯:劉錚
    分享到:
    標簽: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小色逼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