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m id="y2fk4"><strike id="y2fk4"></strike></form>
  • <tbody id="y2fk4"></tbody>
    <dd id="y2fk4"><pre id="y2fk4"></pre></dd>

  • <th id="y2fk4"></th>
    <th id="y2fk4"><big id="y2fk4"><noframes id="y2fk4"></noframes></big></th>
    <tbody id="y2fk4"></tbody>
    <em id="y2fk4"><ruby id="y2fk4"></ruby></em>

    <th id="y2fk4"></th>
    學校網站 ENGLISH

    專家:未來亞洲減貧政策核心應是縮小不平等

    第一財經 2019年09月25日 報道 瀏覽次數:

    高雅

    在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框架下的25年中,亞洲國家將貧困人口數量從15.2億減少至2.63億,占世界貧困人口的比重下降了44個百分點。

    9月24日,博鰲亞洲論壇在北京發布《亞洲減貧報告》,并在其中全面介紹與剖析了亞洲國家在減貧領域的成就、特征與挑戰,并總結出未來減貧措施及亞洲國家可合作方向的建議。

    報告稱,亞洲國家總體消除絕對貧困且發展趨勢向好,目前極端貧困發生率僅為1.85%,但也表現出跨國之間貧困分化、貧困人口集中的鮮明特征。此外,青年失業、食物短缺和基礎設施等公共服務供給不足問題,也成為亞洲減貧事業上的關鍵性挑戰。

    該報告主編、中國農業大學中國南南農業合作學院名譽院長李小云教授在會后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相比非洲是欠增長導致的不平等,亞洲區域收入不平等更多是出于經濟與社會轉型的遺留問題。他稱:“要解決這個問題,亞洲未來減貧政策核心應是縮小不平等。”

    亞洲國家集中型貧困

    報告顯示,按照每人每天1.9美元的國際收入貧困標準計算,亞洲國家赤貧人口從1990年的15.2億縮減至2015年的2.63億,年均下降2.93個百分點。

    李小云介紹道:“同期,非洲貧困發生率從54.3%下降至41.1%,再加上非洲人口迅速增長,因此非洲絕對貧困人口從2.78億增加至4.13億,呈現與亞洲截然不同的上升趨勢。”

    此外,按照世界銀行2018年的數據顯示,亞洲目前有高收入國家11個,中上等收入國家15個,中下等收入國家14個和低收入國家6個。具體而言,亞洲人均國民收入的均值為12103美元,中位數則低至4220美元,最高值為卡塔爾的61190美元,人均最低的國家為阿富汗,僅有633美元。而對照來看,非洲國家目前僅有塞舌爾位于高收入國家之列。

    而若從包括健康、教育和生活標準等10個非收入指標的多維度貧困標準來看,亞洲則集中了占全球半數以上的貧困人口,覆蓋6.8億區域內人口,尤其集聚在南亞和東南亞一帶。

    總體來說,以收入衡量的絕對貧困發生率與多維度貧困發生率高度趨同。越是經濟發達的國家,在各項指標上表現越好。而經濟略欠發達的國家,則表現出不同指標及程度上的滯后。

    比如,亞洲高收入國家和中上等收入國家均實現通電率100%,但14個中低收入國家中僅有5個達到這一水平,在6個低收入國家中僅有敘利亞和塔吉克斯坦滿足全民用電。

    換言之,雖然亞洲國家減貧趨勢整體向好,但也出現了區域內的分化。相比非洲的分散型貧困(即跨國間貧困現象趨同且貧困人口均勻分布),亞洲國家則屬于集中型貧困,不同國家間貧困發生率與表現有所區分,貧困人口也主要集中在有限的幾個國家以及農村地區。

    亞洲國家增長的不均衡及挑戰

    報告顯示,從增長水平上說,亞洲國家總體增長趨勢依然強勁,但也呈現出國家間的差距。根據亞洲開發銀行數據,2018年經濟增長率高于7%的國家有6個,其中孟加拉、馬爾代夫、塔吉克斯坦和柬埔寨第二產業的增長速度均超過10%。此外,國民生產總值(GDP)增長率處于5.1%~6.9%間的亞洲國家有12個,低于5%的國家也多達12個。

    從產業來說,亞洲國家農業增長率普遍較低,有多達18個國家的這一數據落在0.1%~3%之間,農業增長超過GDP增長率的國家僅有5個。報告指出,在強調通過發展農業實現減貧的過程中,這種狀況令人擔憂。相較之下,工業增長儼然成了亞洲國家減貧過程中的引擎,大部分國家的工業增長率達到5%以上,但也有少數國家低于1%甚至出現負增長。而第三產業發展勢頭最強,30個亞洲國家中有20個的服務業增長率超過GDP增長率。

    李小云對此稱:“大部分亞洲國家的農業增長速度不是非常理想,主要靠工業和服務業拉動,這樣的增長結構和中國通過發展農業、鄉鎮企業、農村工業化然后吸引外資投資這樣的傳統轉型不一樣。這是亞洲地區在經濟可持續發展和減貧方面存在的隱患。”

    此外,報告通過總結亞洲國家減貧經驗發現,貧困發生率下降比較快的國家基本上是政治和社會比較穩定的國家,而經濟發展是減少貧困最重要的基礎。從產業上來說,農業對于實現農村持續減貧是不可或缺的部分,工業化則可以成為農村擺脫貧困的有效途徑。

    但李小云也對第一財經記者強調稱:“在經濟和社會轉型的過程中,很容易造成不平等。” 因此,在經濟增長并不必然地解決所有貧困時,有效的政府的干預是非常重要的,這些干預可以是基于行業、教育和現金轉移的社會保護措施。

    最后,報告提出四條減貧途徑,即確定通過快速經濟轉型消除農村絕對貧困人口的綜合性戰略、發展農村地區、采用合作方式來理解和解決多維貧困問題,以及采取自上而下的舉措,廣泛調動社會群體的內生動力,提高群體的發展擁有感和獲得感。

    第一財經APP9月24日

    責任編輯:劉錚
    分享到:
    標簽: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小色逼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