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m id="y2fk4"><strike id="y2fk4"></strike></form>
  • <tbody id="y2fk4"></tbody>
    <dd id="y2fk4"><pre id="y2fk4"></pre></dd>

  • <th id="y2fk4"></th>
    <th id="y2fk4"><big id="y2fk4"><noframes id="y2fk4"></noframes></big></th>
    <tbody id="y2fk4"></tbody>
    <em id="y2fk4"><ruby id="y2fk4"></ruby></em>

    <th id="y2fk4"></th>
    學校網站 ENGLISH

    中國農耕小技術 坦桑玉米大豐收--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李小云教坦桑尼亞農民種玉米

    經濟日報新聞客戶端 2019年09月16日 報道 瀏覽次數:

    “你在坦桑尼亞說professor Li, 很多人都知道。我跟政府官員講中國的干部如何深入基層搞發展,去村莊教農民種玉米,不打農藥不施化肥,只要精耕細作,產量就能翻番。”見到李小云教授,黝黑的面龐上架著一副眼鏡,又瘦又高的身材有些駝背,這是經常田野考察落下的“后遺癥”。

    李小云是中國農業大學一帶一路農業合作學院及中國南南農業合作學院榮譽院長,1987年獲得中國農業大學農學博士學位。

    李小云的主要研究領域為農村發展、扶貧,參與式研究與發展、性別與發展、公民社會與發展,可持續資源管理,國際發展援助,以及中非發展研究。2004年獲得首屆中國消除貧困獎,2011年獲國務院頒發的“友成扶貧科學研究成果獎”與“全國扶貧開發先進個人”稱號,并于2017年獲全國脫貧攻堅創新獎。

    這位出生在陜西的農學家說話語速很快,許多實例都是關于種地,這也許是他經常和農民打交道養成的習慣。他一邊和記者嘮著嗑,時不時看一眼微信并快敲了幾個字回復,這是他在用微信指導工作。“我和坦桑尼亞的工作團隊建了一個微信群,通過微信指導他們種玉米。這些玉米大多會被磨成面,再做成口感類似中國發糕的食物Wugali,成為東非地區人們的主食。”

    李小云在坦桑尼亞與當地農業官員調研農戶情況。

    李小云介紹說:“今年是我們中國農業大學的‘玉米密植增產技術’在坦桑尼亞推廣示范的第八年,也是我們發起‘千戶萬畝玉米密植增產技術示范工程’的第二年。在我們與坦桑尼亞的工作團隊所建的微信工作群里,坦桑尼亞的工作伙伴開始不斷上傳玉米收獲的圖片。”

    李小云在群里問農業技術員Samweli Lbwela,目前玉米收獲的產量是多少。對方回復說,他負責的村莊收獲的最高產量是每英畝24袋(1袋約等于105公斤)。

    Morogoro省農業廳高級農業官員Gambishi也在群里說:“今年的產量很好,以前我們村的產量只有每英畝15-17袋。中國的簡單技術,讓我們有了大豐收。”

    李小云很自豪地說:“小技術,大豐收,這表明只要因地制宜,一項簡單的技術可以解決大問題。我們現在已經在坦桑尼亞十個村子開展項目,我的目標是在100個村莊落地。”

    小農為主 生產效率低

    中國與坦桑尼亞于1964年正式建交,農業一直是中坦兩國經貿合作的重點領域,中國是坦桑尼亞最大貿易伙伴,2018年中坦雙邊貿易額達39.76億美元。

    2010年,李小云在世界銀行坦桑尼亞國別辦公室工作期間,參與了國際援助體系與坦桑尼亞政府共同推動的“坦桑尼亞南部糧食走廊建設”的可研論證工作。他深入到位于該走廊的Morogoro省、Iringa省和Mbeya省的農村地區調研農業發展的狀況。

    坦桑尼亞氣候條件優良,適合多種作物生長,全年分為雨季和旱季。目前,坦桑尼亞以小農為主,平均土地面積3~5英畝/戶,家庭規模6~8人/戶。坦桑尼亞最主要的糧食作物是玉米。由于缺乏有效的灌溉系統,多數農業生產活動在雨季進行。“只要一下雨,農民就下地播種。”李小云說。

    玉米是該區域主要的糧食作物。李小云在調研中發現,農民普遍反映種植玉米缺乏良種、缺乏技術、缺乏資金。他想起1990年代在參與中國黃淮海平原農業開發工作時,在農村也常常會聽到農民說他們缺技術、缺投入。

    “在非洲調研聽起來感覺就像在中國農村調研。”李小云說:“在農民的地里現場觀察后,我發現,這里大部分農民的玉米種植的密度嚴重不足,還不主要是所謂的缺乏資金問題。”

    李小云在現場做計算得出的結果是,很多農戶的種植密度每英畝大致只有6000到9000株。由于玉米種的很稀,玉米棒子的禿尖率比較小,個體長得好,但是群體數量不足,產量就低,禿尖率低說明肥力還可以,這當然主要也是因為玉米種的比較稀,通風透光很好,單株光合作用充足的原因。

    這個發現同時也啟發了李小云,就一個較低水平的玉米產量而言,實際上其土壤自然肥力的供給還是相對充足的。他大概估算了一下,這樣一種種植方式,農民平均每英畝的產量大致在300公斤到500公斤之間,這個產量非常非常低。

    他分析提出,農業的發展涉及到市場、儲存、加工等各種環節,也就是價值鏈。但是,我們長期以來在非洲強調需求側,而忽視了供給側的不足。Morogoro省、Iringa省和Mbeya省普遍存在的饑餓性貧困和收入性貧困從某種意義上講,首先是與低的土地生產率相聯系的。Morogoro省Peapea村農戶玉米每英畝最高產量平均為460公斤,最低產量只有350公斤,其主要的原因就是密度不夠,不全是資金短缺的問題。

    中國方案 農民獲豐收

    2011年,李小云團隊設計了玉米密植增產技術的方案,考慮到農戶普遍沒錢購買化肥,又設計了以合理密植、間苗、中耕除草保墑為核心的,不施化肥的旱作密植種植技術。因為沒有灌溉,化肥的利用率很低,而密植和中耕除草等都是勞動密集,不要過多地外部資金,從而實現玉米在低水平基礎上的提升。

    李小云(左二)在坦桑尼亞佩雅村調研并指導農作技術。

    說服農民接受一件新事物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李小云回憶說,從2011年開始在佩雅村開展示范,2012年沒有一位農戶采用技術,只有村里的技術員Bishenga在自己的地里種了一公頃。Bishenga是個農業技術員,他嚴格按照“中國專家”的方案,使用“中國的技術”。

    事實勝過雄辯。李小云說:“通過提供少量的農戶周轉資金用于改良品種,最終他當年的產量達到了20多袋,在此之前他只能收獲10多袋。”豐收的喜悅讓他信心倍增。

    眼見為實。Bishenga家的玉米故事在村子里傳開了。農民們開始接受來自中國專家的中國技術方案。

    “玉米密植種植”這樣一個早就在中國農村接受的簡單小技術,在坦桑尼亞從2011年1個農民采用開始,到2018年超過1500多農民采用,由一個村拓展到了十多個村。嚴格采用良種和75x35cm的密度種植并作間苗和中耕除草技術,玉米產量均比未采用技術之前和未采用技術的農戶的產量大的多。2013-2014年,Mtego Wa Simba村100多戶示范戶的產量從每英畝560公斤,增長到每英畝1226公斤。

    坦桑農民 日子奔小康

    李小云如數家珍般地說起村莊和農民的名字,以及各家的土地面積和玉米收成。“2017年,Wa Simba村的Adam兩英畝的土地用來種植玉米和芝麻。在2016年采用中國技術種植玉米以后,他們家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不僅在2016年購買了一部手機和一臺摩托車,2017年還花了300萬先令重新蓋了3間新房,生活上的開支也因為增加了收入而變得不再拮據。”

    Wa Simba告訴李小云,他現在已經是村里比較富裕的農戶,除了生活開支以外,他還有了更多的資金來投入到他的小本生意中。他將收來的玉米賣到農貿市場來賺錢,也正是因為項目進入后,全村整體的產量提高,很多農戶有了余糧用來售賣,他才有機會做起了這樣的小本買賣,賺取利潤補貼家用。

    李小云總結說:“坦桑尼亞勞動力的機會成本很低,沒有太多的非農就業,勞動密集相當于增加了農業就業,提高單位面積產量相當于提高了勞動生產率,這對于以農業為主的社會減貧來說意義很大。”

    非洲國家十分關注中國農業發展和減貧的經驗,很多官員到中國學習和參觀中國的農業發展實踐。李小云經常對他們說:“中國現在的農業模式不是非洲學習的榜樣,我們的化肥用的很多,補貼也很高,你們應該關注一下我們過去農業的發展經驗——在缺乏資金、缺乏灌溉、產量較低的情況下,中國的勞動密集型的農業技術最適合你們。”

    佩雅村玉米長勢良好。

    記者:陳頤

    經濟日報新聞客戶端2019年9月15日

    責任編輯:劉錚
    分享到: 更多
    標簽: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小色逼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