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m id="y2fk4"><strike id="y2fk4"></strike></form>
  • <tbody id="y2fk4"></tbody>
    <dd id="y2fk4"><pre id="y2fk4"></pre></dd>

  • <th id="y2fk4"></th>
    <th id="y2fk4"><big id="y2fk4"><noframes id="y2fk4"></noframes></big></th>
    <tbody id="y2fk4"></tbody>
    <em id="y2fk4"><ruby id="y2fk4"></ruby></em>

    <th id="y2fk4"></th>
    學校網站 ENGLISH

    創新2億小農戶長效脫貧機制,學者在河北做了一場小農扶貧試驗

    第一財經 2019年04月01日 報道 瀏覽次數:

    小農戶在大市場面前,就一定缺乏競爭力?扶貧實踐給出了一個回復:未必。

    在3月30日舉辦的“小農戶的市場對接:新機制、新實踐、新理論”研討會上,中山大學哲學系教授吳重慶表示,小農戶的再組織化是政府在扶貧以及鄉村振興中最大宗、最重要的公共產品供給。

    基于9年的小農扶貧行動,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院長葉敬忠則表示,“巢狀市場小農扶貧”可以成為一條具有高度可行性和長期穩定性的可持續生產扶貧途徑,且很好地彰顯共享、協調、綠色和創新的發展理念。

    具體而言,就是以“貧困農戶現在有什么”的生計資源為出發點,以健康農產品和地方特色食物產品的小農式生產為“產業”,以城市消費者對健康食物的需求為出口,以遠離無限市場和充滿信任的“巢狀市場”為交易和互動的組織形式。

    貧困小農戶被“去能”

    “大國小農”是我國的基本國情。

    第三次農業普查數據顯示,我國全國小農戶數量占到農業經營主體98%以上,小農戶從業人員占農業從業人員90%,小農戶經營耕地面積占總耕地面積的70%。我國現在的農戶有2.3億戶,戶均經營規模7.8畝,經營耕地10畝以下的農戶有2.1億戶。

    小農戶家庭經營,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長期存在,這將是我國農業基本經營形態的國情農情。中央要求保持足夠歷史耐心,“不搞一刀切,不搞強迫命令”,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

    近日,中辦、國辦印發了《關于促進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的意見》,對扶持小農戶、提升小農戶發展現代農業能力作出全面部署。

    3月1日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布會上,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韓俊表示,我國建設現代農業的前進方向和必由之路,是發展多種形式適度規模經營,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但是,也要看到,小農戶家庭經營是我國農業的基本面,在農業現代化過程中,要處理好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和扶持小農戶的關系,讓黨的農村政策陽光和雨露惠及廣大小農戶。

    然而,吳重慶稱,在市場化及項目制導向下,產業扶貧模式盛行,參與其中的貧困小農戶,只是一個被企業帶動的客體而非發展主體,不能提升自我的經濟發展能力,面臨著“去能”(depowerment)的尷尬。

    而且,由于絕大多數涉農服務部門都圍著大項目轉,還在從事家庭農業生產的貧困小農戶難以享受到由政府提供的農業公共服務。基層農業、水利等涉農部門的市場化,也極大地增加了貧困小農戶從事農業生產經營的成本,擠壓了直接生產者的利潤空間。

    扶貧以及鄉村振興作為國家的重大國策,當前各類資源正源源不斷地輸入農村,為此,吳重慶建議,政府應該以手中掌握大量資源為契機,既致力于提高小農戶的物質生活水平,也激活小農戶的主體性,以扶貧工作以及鄉村振興作為杠桿,通過發動組織小農戶,推動鄉村的社會建設。

    此外,基于有限的生計資源,葉敬忠稱,貧困小農戶可以開展且沒有什么風險的“另一種產業”。

    當前,規模化和工業化的食物生產方式以及遠距離食物流通導致食物質量和環境健康問題,城市普通消費者試圖尋找超市之外的健康食物獲及渠道,他們愿意以適當價格與固定的小農戶直接對接,認同其小農生產方式、信任其質量、定期購買其產品。

    葉敬忠認為,這些產品的小農式生產是貧困戶可以在農村生產者和城市消費者之間形成直接對接的、實名的、有固定邊界的以及具有充分認同和高度信任的“巢狀市場”(Nested Market)。

    “巢狀市場”的小農扶貧

    這場行動實踐始自2010年,中國農大人文與發展學院在河北省易縣坡倉鄉桑崗村開展了一項“巢狀市場小農扶貧試驗”。

    這個農村距離北京190公里,位于山區,以農業為主,共173戶654人,貧困戶55戶(12戶為政策兜底的對象),貧困人口210人;耕地770畝(人均約1.1畝),林地1000多畝,常住人口以留守的婦女、老人和兒童為主。

    “巢狀市場小農扶貧試驗”最初,通過發掘資源優勢組織貧困農戶,共發動了20個貧困戶作為第一批生產農戶。目前生產農戶已達76戶,其中48戶為建檔立卡貧困戶,包括政策兜底的6戶貧困戶。

    與此同時,中國農大人文與發展學院依托社會網絡發展消費者群體,從最初的幾個家庭發展到目前的超過400個家庭,參與的消費者累計達1000人以上。

    對接供需之后,“巢狀市場小農扶貧試驗”開始啟動城鄉對接開展產品配送。

    2010年底只有少量產品直接對接,2012年后獨立完成生產、組織到運輸配送的全過程。目前在北京建立了8個固定的配送點,每月一次,從未間斷,正籌劃每半月一次。在這當中,他們還利用“線上線下”進行城鄉互動,比如微信群、公眾號、微博、郵件,組織消費者訪問村莊,建立生產者與消費者的交流會。對于產品質量,則可以通過可追溯產品來源和去向的實名制標簽以及生產小組與村莊的熟人社會進行監督。

    葉敬忠稱,這種生產方式,貧困戶幾乎都可參與,而且能夠做到生產可持續,因為以固定的消費者和較高的產品價格為保障,貧困戶的收入穩定而持續,脫貧效果十分顯著。當然,價格總體上也是長期穩定的,不會隨著外部市場出現劇烈波動,風險很低。

    此外,以充分的互動和信任為基礎,鄉城關系也會變得和諧。除了購買農產品外,很多消費者會提供志愿服務,為村莊捐贈衣物、兒童玩具和圖書;消費者還會攜家人親友訪問村莊,帶來額外的收入(食宿),帶動鄉村旅游發展,發揮農業和鄉村的多功能性,增進城市消費者對農耕文化的了解;消費者還會為那些到北京求醫的農民提供醫療信息、掛號住院等幫助,體現了鄉城協調的發展理念。

    不僅如此,很多農戶開始減少農藥、化肥和除草劑的使用;很多農戶開始種植鄉土品種、繁育雞苗和豬苗,以保護地方特色動植物資源和優良品種;部分收入投入垃圾治理和文化活動中。這些對鄉村生態修復以及鄉土社會和傳統文化的復興具有重要作用,體現了綠色的發展理念。

    不過,巢狀市場小農扶貧行動在實踐中并非一帆風順、完美無缺。比如,生產者和消費者對接并形成共享的價值規范和標準框架,過程漫長;生產者組織、消費者組織、產品質量保證、配送分發等方面也面臨技術問題和挑戰。

    葉敬忠認為,當前的精準扶貧工作應該在生產扶貧方式上突破常規思維,重新認識和分析小農農業以及小農戶的特點、潛力和能動性,充分利用國家的扶貧政策和項目支持,通過貧困小農戶的生產勞動和全社會的共同參與,創新真正適合貧困小農戶的長效脫貧機制。

    第一財經2019年3月31日報道

    責任編輯:劉錚
    分享到: 更多
    標簽: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小色逼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