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wbn45"></rp>
      <dd id="wbn45"><center id="wbn45"></center></dd>
    2. <dd id="wbn45"><noscript id="wbn45"></noscript></dd>
          <em id="wbn45"></em>
        1. 學校網站 ENGLISH 舊版回顧

          中國農業大學:打造鄉村振興“樣板間”

          中國科學報 2018年11月08日 報道 瀏覽次數:

          本報記者 溫才妃

          “出門就是鹽堿地,滿眼都是白花花。生個娃兒渾身鹽疙瘩……”舞臺上,農民們悲愴的控訴,道出了黃淮海地區2000多年的歷史難題——土地鹽堿化。

          治堿專家來了一撥又一撥,農民們近乎絕望。直到1973年,北京農業大學(中國農業大學前身)教授鄭元辛到來,采用“淺井深溝”方法,運用以水帶鹽的方式將耕層中鹽離子帶走,土壤才得以恢復生產力。至此,告別白花花鹽堿地,迎來了農業綠洲。

          由河北省曲周縣排演的大型豫劇舞臺劇《天綠》,講述的并不是虛構的故事,而是中國農業大學老一輩科學家改土治堿的真實故事。

          10月21日,中國農業大學農業綠色發展示范區(曲周)啟動儀式在曲周舉行。這一天,代表了一個新起點。

          綠色發展是第二次創業重頭戲

          就像舞臺劇中演繹的那樣,改土治堿成功后,黨支部書記小榮號召鄉親們用400畝地留住北京農大的教授。

          如今,中國農大的教授又利用當地政府無償提供的300畝長期定位試驗田,把更新的農業科技帶進千家萬戶。

          車行駛在300畝試驗田中,田間縱橫交錯,頭頂有無人機飛過。不時有高產高效率農業生產體系、土壤質量提升、養分綜合管理、食品營養強化、免耕、雙季玉米等新技術應用映入眼簾。

          今年7月22日,中國農業大學成立了國內首家國家農業綠色發展研究院;3個月后,啟動中國農業大學農業綠色發展示范區(曲周)建設。

          中國農業大學校長孫其信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第一次創業——黃淮海改土治堿解決的是農民的糧食問題,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綠色發展將是第二次創業的重頭戲。之所以選擇曲周,除了歷史上的合作之外,更重要的在于要把它打造為推動現代農業發展、實現生態環境改善的“樣板間”。

          中國工程院院士張福鎖解釋,把曲周打造成全國農業綠色發展示范縣,進而把華北打造成全球農業可持續發展的樣板,是為我國乃至世界農業的綠色發展作貢獻。“從國際農業發展趨勢來看,在曲周開展的旨在推動小農戶為基礎的縣域農業綠色發展探索成果,也可為東南亞、非洲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提供綠色可持續發展的經驗和示范。”

          而這300畝試驗田正是改革的“先行者”。2006年,中國農大對曲周實行全產業鏈調整,力圖在糧食安全、資源高效、環境友好上發力。如今,曲周縣的糧食產量高出全國平均產量30%,水肥利用效率高出全國平均水平5個百分點。下一步的重任是,環境友好。

          期盼遠不止三位院士從這里走出

          舞臺劇中,個子不高、對治堿無比執著的“鄭元辛”,其原型并不是單獨的一個人,而是兩院院士石元春、中國工程院院士辛德惠各取名字中一字的合稱。

          記者一行拜謁了辛德惠的陵墓。1999年辛德惠去世,根據其遺囑,骨灰葬在曲周實驗站內一處樹林中,周圍松森柏翠,見證了老一代科學家的風骨。

          實驗站北邊不遠處曾是鹽堿災情最重的張莊土地。1973年,周恩來總理親自指示改土治堿。以辛德惠、石元春為代表的老一代科學家投入緊張的治堿工作,于1974年在張莊村邊一片寸草不生,被農民稱作“飛機場”的重鹽堿地上獲得了小麥的豐收。1972年至1978年,當地糧食畝產量從79公斤上升至500公斤。

          1993年,該項目因在推動解決當年國家面臨的糧食安全“內憂”問題上做出重大貢獻,獲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

          如今,曲周實驗站已經走過45個歲月,其間先后走出石元春、毛達如兩位校長,石元春、辛德惠、張福鎖三位院士,為學校、地方培養100多名教師、300多名研究生,榮獲省部級以上獎勵20多項。

          在站內快速測試實驗室中,中國農大農業資源利用研究生何姣姣為記者講解了X射線熒光光譜儀的使用。“傳統方式幾個人一天做70多個樣品,且危險較大。如今,一天一人可以做200多個樣品,短短十幾秒就能獲得更多數據。”這讓她對建立現代農業大數據更有信心。

          “農業的特點就是要走進田間地頭,有造詣的科學家更是長期扎根一線。曲周模式曾發表于《自然》等國際頂級期刊,寫進聯合國可持續發展議程,成為全球小農戶學習的典范。隨著綠色發展戰略的持續推進,我們有理由相信,從曲周實驗站走出來的院士,遠不只是這三位。”孫其信自豪地說。

          實現綠色發展離不開科技小院

          “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與實驗站僅一墻之隔的農民田間農業技術沒有應用起來?”這曾經是中國農大教授心中最大的疑惑,直到2009年,他們開創了“科技小院”,幫助農民解決了“最后一米”問題。

          如今,科技小院也是實現綠色發展的重要一環。

          記者再次來到王莊科技小院,已是舊貌換新顏。隨著曲周縣委縣政府對科技小院關注、支持力度越來越大,它不再是今年年初記者第一次造訪時的那副模樣。

          科技小院的主人、中國農大農業資源利用專業研究生趙向陽向記者展示了小麥、玉米秸稈生物質燃料塊、石磨面粉等綠色農產品。“一專多能、一懂兩愛(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是學校對他們的要求,因此,在這里,趙向陽不只是學生,還是農技員、培訓教師、支教教師、創業者以及晚會主持人。

          在相公莊的村口,記者看到中國農大植物營養專業研究生賀敬芝正在和蘋果園主人張景良討論誘蟲袋、蚯蚓糞的使用問題。“誘蟲袋在山東等地使用多年,我們在其中起著農技推廣的作用,而蚯蚓糞是我們用有機肥代替化肥,實現‘減肥減藥’的一項嘗試。”賀敬芝說。

          幾乎每年,這兒的學生都有相關論文產出。她指著果樹下鋪著的反光膜,“我師妹正在這里開展‘不同反光膜鋪設時間對果實外觀質量的影響’研究”。

          一旁的張景良忍不住豎起大拇指夸道:“果實長得好,真是離不開農大學生(指導)。”

          記者了解到,中國農大招收的專業學位研究生均要到地方實驗站、科技小院進行實踐學習,為期長達一年以上。從2017年起,新教師入職培訓也安排在曲周。

          就在不久前,科技小院榮獲“國務院脫貧攻堅獎”。以王莊為代表,土壤有機質含量比全華北的平均水平高出20%。這不單是一個小院的勝利,也是全國乃至全人類的希望之光。

          《中國科學報》2018年11月6日第6版報道


          責任編輯:劉錚
          分享到: 更多
          標簽: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小色逼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