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wbn45"></rp>
      <dd id="wbn45"><center id="wbn45"></center></dd>
    2. <dd id="wbn45"><noscript id="wbn45"></noscript></dd>
          <em id="wbn45"></em>
        1. 學校網站 ENGLISH 舊版回顧

          寫好快特高的“雙一流”建設新篇章——“雙一流”建設現場推進會觀察

          中國教育報 2018年11月02日 報道 瀏覽次數:

          本報記者 柴葳 焦以璇

          不久前,137所“雙一流”建設高校和各地教育行政部門的“當家人”齊聚上海,為著一個共同的議題:全國教育大會召開后,如何抓住機遇推進“雙一流”加快建設、特色建設、高質量建設。

          “在‘雙一流’建設過程中召開推進會、交流會,非常及時,既可以發現共性問題,也可以學習借鑒各自的優長,以推動下一階段‘雙一流’建設工作的開展。”北京林業大學副校長王玉杰說。

          “雙一流”建設進入加速期

          “‘雙一流’建設不僅提‘建設’,還關注學科的發展,實際上是給了我們機會,是大學深入思考如何構建適應長遠發展新體系的重大機遇。”云南大學校長林文勛明顯感覺到全國教育大會召開之后“雙一流”建設步伐的加快,同時也在思考如何有效推動學校在專業設置、人才培養、科學研究、社會服務、國際交流合作乃至資源配置、管理架構等方面著眼一流。

          對于部分指標接近或達到世界一流大學水平的浙江大學來說,如何面向長遠培育一批世界領先的研究成果和優勢學科是學校需要深入思考的課題。“學校將實施學科內生動力提升計劃,以頂尖學科、高峰學科、會聚型學科為重點,瞄準世界一流標桿開展學科診斷,找準學科定位和突破方向,凝練實施有針對性的改革發展舉措。”浙江大學校長吳朝暉表示。

          “我們專門研究過世界知名大學目前的學科分布,學科結構中到底需要多少學科有存在感才能保證自己的學科生態。研究下來,有16個學科進入ESI(基本科學指標數據庫)前1%,可以保證這所大學有比較好的學術生態。”華中科技大學副校長許曉東坦言,面對這一建設目標,有很多工作要做,其中搭建平臺聚人才十分重要。目前,以建在該校的光電國家研究中心為開端,計劃每5年布局國家大科學工程或國家實驗室類平臺,吸引更多優秀人才。

          作為地處西部的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的副校長,冷暢儉對西部欠發達地區如何抓住“雙一流”建設進入加速期的重要機遇尤為關注。“在西部建設一流大學既有利于解決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也有助于實現欠發達地區的跨越發展。”冷暢儉希望,一流大學能在西部成為一種區域化概念,通過幫扶,使“雙一流”建設真正帶動整個西部高等教育事業的跨越。

          特色建設迎來“蜜月期”

          今年上半年,北京林業大學專門將包括國際風景園林師聯合會主席在內的9位風景園林界頂尖專家請到學校,對該校進入一流學科建設名單的風景園林專業本科教育進行國際評估。“我們就想從外界的角度給這個學科把把脈,看看它到底在世界范圍內處于一個什么位置。”王玉杰說。

          全球創新學院、亞洲大學聯盟、首屆國際工程教育論壇……清華大學在國際舞臺上日益活躍的背后,是學校持續推進全球戰略的信心與決心。“‘雙一流’的一流既是目標也是標準,創‘一流’首先要有引領意識,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要能夠引領世界科學技術的發展方向,能夠影響世界思想文化的創新發展。”清華大學校長邱勇說。

          “實際上,行業特色型大學也是高等教育中國特色的一個重要維度。”電子科技大學校長曾勇表示,一批行業特色型大學與新中國的建立和發展相生相伴,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其中的一批高水平大學已經具備了爭創世界一流學科的基礎,這類大學創建“雙一流”,可以促進中國特色和世界一流有機結合。“從國際高等教育發展史可以看出,一所大學成為世界一流,除了學術上卓越這一必要條件,也要看這所學校自身發展與服務國家需求的結合度及對社會的貢獻度。”

          曾勇觀察到,中國工程院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到2030年,我國仍屬于工業倚重型經濟形態,在國家經濟轉型和工業化進程中仍需要各行各業的科技進步來支撐。“行業特色型學校還將繼續起到重要作用。”曾勇認為,在這種判斷下,行業特色型大學應該在行業特色上做大做強,力爭在特色學科上實現重點突破式的非均衡發展,在行業轉型升級中尋找新的行業特色資源,在遵循高等教育發展共性規律的基礎上尋求差異化發展戰略,走出一條符合行業特色型大學特質的世界一流大學、世界一流學科的建設之路。

          北京協和醫學院則把“雙一流”特色建設的文章做到了臨床醫學八年制“4+4”模式的探索上。“臨床醫學有很多自身特點,我國的臨床醫學八年制做了很多年,但并非國際通行的4+4學制。我們今年推行了包括文科在內的真正意義的多學科4+4學制,雖然也面臨困難,但仍將積極爭取政策進行前沿探索。”北京協和醫學院校長王辰說。

          高質量建設著眼整體提升

          “在深入貫徹落實全國教育大會精神的過程中,我們注重分析北京高等教育面臨的一系列問題,比如,北京高等教育的布局、結構、規模如何適應京津冀協同發展,教育管理能力和治理能力如何進一步提升。”北京市教委主任劉宇輝坦言,實現“雙一流”高質量建設,北京市任重道遠。

          毗鄰北京的天津,類比國家層面“雙一流”建設,做了一個地方版的支持和實施方案。

          “按照‘雙一流’建設的路徑,‘十三五’期間,天津市拿出30億元專項經費,其中60%的經費用于支持高校自主選擇發展方向。”天津市教委主任荊洪陽坦言,地方財政投入,重點還是支持跟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結合緊密的學科專業。天津市對特色學科專業群建設進行了重點支持,但在大學學科專業如何更加直接地為地方經濟發展做貢獻、財政資金如何引導、體制機制如何創新等方面,仍缺乏聚焦。

          “‘雙一流’建設從根本上來講,是大學能力的建設。面對激烈的全球競爭,我們要將‘雙一流’建設和教育綜合改革緊密結合,通過深化綜合改革奠定‘雙一流’建設的主體框架。”北京大學原校長林建華表示,要遵循辦學規律,充分釋放教師和學生的創造潛力,實現大學能力建設質的飛躍,奠定大學可持續發展的制度基礎。

          中國農業大學校長孫其信坦言,世界一流大學要培養出世界一流的學生,而學生的質疑精神、批判精神、超越精神、自信精神、擔當精神顯然不是課程層面可以解決的問題,需要通過體制層面的系統變革得以實現。

          在“雙一流”建設的框架下,浙江省試圖在體制機制方面做出改變。比如,給高校在平臺建設、人才引進方面更多自主權,推行高校管理體制負面清單制度等。浙江省教育廳廳長郭華巍認為,這些都是在為下一步浙江省高等教育的高質量發展做儲備。

          “只有整體水平提高,‘雙一流’建設才能取得成功。”“雙一流”建設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國教育學會會長鐘秉林認為,“雙一流”只是高等教育的一個塔尖,要把塔尖筑得更高更尖,就要考慮塔基怎么筑得更實更牢,就需要有統籌協調觀念,用各種機制引導各類大學分類發展,差異化發展。

          《中國教育報》2018年10月26日第3版報道



          責任編輯:劉錚
          分享到: 更多
          標簽: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小色逼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