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ohis5"></rp>
      <nav id="ohis5"></nav>
      <th id="ohis5"></th>
        <ruby id="ohis5"><sup id="ohis5"></sup></ruby>

          柯炳生:農產品價格為什么大起大落?

          農民日報 2017年09月09日 報道 瀏覽次數:

          柯炳生

          這些年,對農產品的市場價格波動,媒體經常發出驚呼,并造出了一堆“怪異”的新詞。例如,“蒜你狠”、“豆你玩”、“姜你軍”、“蔥擊波”、“糖高宗”等等。所有這些表達,都有一個共同點:驚呼于價格的上漲。而用于價格下降的“怪異”新詞很少,好像就一個“跌跌不休”。可能因為媒體人是城市消費者,對價格上漲的感覺更直接更敏感。

          對農產品市場價格波動的大驚小怪,可能有各種原因。但其中最根本的,應該是不了解農產品需求與供給的特點。根據這些特點,一些農產品價格的較大波動,屬于正常現象,很難避免。

          例如,蔥姜蒜這類產品,屬于蔬菜中的配料或輔料,同一般蔬菜相比,需求數量很少,需求彈性很小。價格降低時,居民家庭和餐館不會多買多少;價格升高時,也不會少買多少。這是因為,蔥姜蒜的調味作用,是某些菜肴不可或缺的,也不好替代;同時,用量少,占蔬菜總成本的比例很小。糧食的需求彈性也很小,其原因是作為主食,不可或缺,很難替代;所花費的錢,同肉禽蛋奶和蔬菜水果比較,也很少。

          需求彈性小,是價格暴漲的基礎原因。需求彈性小,意味著一個很小的供給數量變化,就會引起一個很大的價格變化。例如,蔥姜蒜的供給數量減少時,大家都不想少買,于是,價格就上漲;上漲了,還是沒有人想少買,價格就繼續漲……直到有人減少購買數量,或者大家都減少一點購買數量,都節約一點。蔥姜蒜供給數量減少10%,就足以把價格拉漲50%或更多。這是個保守的估計。在豬肉方面,有實際數據,大家也都普遍感受到過,這就是10年前發生的豬肉價格暴漲。當時,豬肉供給量減少了8%左右,而豬肉價格上漲了60%以上。蔥姜蒜的彈性系數,應該比豬肉更小,同樣比例的數量降低,會引起更高幅度的價格上漲。

          蔥姜蒜的產量減少10%,是很容易發生的。原因很簡單,天氣異常變化,包括多雨低溫等,或者病蟲害影響,都很容易導致10%或更大幅度的產量變化。而50%的價格上漲,足以大大刺激農民增加種植面積,乃至很多原來不種蔥姜蒜的農民,也開始轉種蔥姜蒜。我國以小規模農戶經濟為主,從眾和跟風的市場反應行為,非常普遍。結果呢,下一個生產周期結束時,市場上的蔥姜蒜供給數量就不是增長10%了,而可能是20%、30%或更多。于是,價格必然下降。但即便下降了50%,蔥姜蒜的消費需求也不會增加很多,又不是很好儲藏,生產者都想賣出去,于是,只好競相降價,價格就會跌得很慘;最后有部分產品,可能就只好任其爛掉了。然后,又開始新的周期:數量減少,價格升高,數量增加,價格下降……記得我上大學前,住在深山溝中的姥爺,自己種了大蒜拿到集市上賣,那年的價格很好。我高興地說,姥爺,明年再多種些吧。不料,姥爺卻說,明年不種了!明年種的人肯定很多,價格得下來。老人家的文化水平,只夠分清楚人民幣的幣值,卻教給了我農產品價格波動理論的第一課。

          豬肉市場的波動循環是另一個突出案例。當價格上漲時,生產者通過兩種方式增加生產:一是給現有的成年母豬配種,然后,經過懷孕期,生下仔豬,再養成肥豬,出售。前后需要將近一年時間;二是增加仔母豬,仔母豬成熟后,再配種,生仔豬,養肥豬,前后大約一年半時間。等到如此增加飼養的肥豬都出欄之后,市場豬肉供給量就大增,價格就開始下跌;這時,就會導致農民減少飼養量,從減少母豬開始……一個完整的波動周期,大概三年左右。

          由于需求彈性小、供給量易變、產品儲藏難、生物周期性等,是農產品的普遍特點,不是偶然現象,因此,農產品的市場價格波動,也就是常見的了。

          上述農產品價格變化的特點,可以概括為兩點:第一,周期性,第二,放大性。放大性是個非常重要的特點。在反映供求關系方面,價格變化是一個信號:價格上漲時,表示短缺,反之,則表示過剩。這是人皆知之的常識。但是,需要特別注意的是,這個價格信號,具有放大性或夸大性。即:價格上漲得很高,并不意味著短缺特別嚴重;價格下降得很多,也不意味著過剩特別突出。需求價格彈性小的內在含義就是:很小的數量變化,就能夠引起較大的價格變化;價格變化的幅度,是數量變化的數倍或更多;或者說,數量的變化幅度,僅僅是價格變化幅度的幾分之一乃至十幾分之一。

          農產品市場價格變化的這兩個特點——周期性和價格信號放大性,意義非常重大。媒體不要做過度反應,尤其是不要再造怪異的新詞,去“煽風點火”;政府不能做錯誤解讀,以至于驚慌失措或盲目樂觀,跟在市場短期波動后邊“錦上添花”或“火上澆油”,而要著眼于長遠性穩定措施;生產者和企業不能有錯誤判斷,不能跟風被動盲目調整,而要主動認識和適應規律,用科學的預期,指導科學決策。如果能夠做到這些,價格的波動才會緩和乃至平穩。否則,就會加劇市場價格波動,就要付出真金白銀的代價,包括企業,也包括政府。

          《農民日報》2017年9月6日3版

          往期“三農思語”:

          柯炳生:什么是三農問題?

          柯炳生:吃飯問題是什么問題?

          柯炳生:食品安全怎么看?

          柯炳生:轉基因問題為什么糾纏不清?

          柯炳生:土地為什么要三權分置?

          柯炳生:我國未來農業會是什么樣?

          柯炳生:農產品需求有哪些特殊性?

          柯炳生:農產品生產有哪些特殊性?


          責任編輯:劉錚
          分享到: 更多
          標簽: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小色逼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