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ohis5"></rp>
      <nav id="ohis5"></nav>
      <th id="ohis5"></th>
        <ruby id="ohis5"><sup id="ohis5"></sup></ruby>

          柯炳生:農產品生產有哪些特殊性?

          農民日報 2017年09月06日 報道 瀏覽次數:

          柯炳生

          前幾年,興起一陣風,大型工商企業要大舉進入農業。據報道,煉鋼的企業,互聯網企業,挖煤的企業等,都說要砸下重金,大規模種菜養豬。我懷著高興和好奇的心情,關注著后來。后來,好像就沒有后來了——沒有再看到隆重的下文。

          農業是個古老傳統的產業,但絕不簡單,并不是只要砸進去錢,就能從中賺出大錢。否則,就不需要辦那么多農業大學了。最早的農業大學,還是從歐洲和美國先開辦起來的。

          農業產業,很有些特殊的規律,不同于別的產業。要進入農業,就要了解、敬畏和順應這些規律。以下幾個方面,具有突出重要意義。

          第一,是生物性。農業包括種植業和養殖業。而無論是種植業,還是養殖業,都是與生命體打交道。要取得盡可能多、盡可能好的農產品,需要植物和動物的良好配合。這就要了解其習性,順應其習性,然后科學地改造其習性。無論是作物,還是畜禽,都有固定的生長節奏,不能人為地加快,加多少班都沒用,更不能拔苗助長。無論是作物,還是畜禽,管理照料都很復雜,需要按照每個個體、每個生長階段的不同需要,進行精細“喂養”,還要防止風雨霜凍與蟲害病害的侵害。甚至可以說,種莊稼和養畜禽,比養育人更難;給莊稼和畜禽看病,比給人看病更難。理由很簡單:人會說話交流,而植物和動物不會。此外,農業產品也具有生物性,也是有“生命”的。蔬菜與水果,到了季節不收獲,就要爛掉;收獲了沒有特殊儲藏措施,也要爛掉。畜禽養到了一定時候,就要出欄屠宰,雖說也可以拖一段時間,但拖時間就是白白浪費飼料;拖不了太久,也還是要出欄屠宰,如果不能立刻賣出去,還需要更昂貴的儲藏費用。這些都與工業產品很不相同。因此,農業在本質上,就是生命科技產業;農業大學在本質上,就是生命科技大學。說農業,人們往往聯想到傳統和落后;而說生命科技,人們就能理解其前沿性和高大上了。

          第二,是季節性和生物周期性。對種植業來說,是季節性;對于養殖業來說,是生物周期性。作物的季節性決定了產品上市的旺季和淡季,決定了要有儲藏業和加工業;最早的食品加工業多是為了延長儲藏期,例如東北的酸菜和南方的臘肉。儲藏,就是為了解決農業生產季節性與食品需求持續性的矛盾。養殖業的生物周期性,是由動物的懷孕期、生長期、成熟期所決定的。季節性和生物周期性的存在,使得農業市場形勢發生變化時,生產無法及時做出反應;生產的調整,有滯后期。產品不同,滯后期長度不同:一些蔬菜和小動物,最短也要幾周,大田作物半年到一年,而水果和大動物,則需要幾年。例如,最著名的蛛網理論,就是基于仔母豬成熟期、懷孕期和肉豬成長期的價格波動理論;按現在的養殖水平,一個完整的生豬價格波動周期,大約是兩年半到三年。

          第三,是區域性。尤其是種植業,地區特征極為明顯。南橘北枳,說的就是這回事。南方種甘蔗,北方長甜菜;吉林的玉米,河南的小麥,新疆的葡萄和瓜果,都比別的地方長得好;同樣是大米,北方的粳米和南方的秈米,口感很不相同。這些都是自然條件所致,主要是土壤溫度降雨光照的不同。此外,技術進步和經濟發展,也對農業的區域特點有強化作用。例如,交通發達了之后,運輸成本相對降低,使得區域比較優勢更加凸顯。一個突出的案例是,由于勞動力成本大幅度提高,東部地區棉花生產急劇萎縮,原來占全國產量70%左右,現在只有三分之一,未來5年之內可能會降低到20%以下。河南原來是東部最大的植棉省,近12年來,棉花種植面積從1400多萬畝,下降到了150萬畝。而新疆棉花則由于單產高、經營規模大、機械化程度高,占全國的比例已經從三分之一左右,上升到三分之二。農產品由于地域性特點突出,產生了許多地理標志產品。未來,農業的地理標志產品,會越來越多。

          以上是自然屬性為基礎的規律。此外,還有一些經濟和社會屬性的規律,疊加在自然屬性的規律之上。其中最主要的,是對農業生產過程的質量控制,很不容易。制造業生產過程的質量控制,可以每天乃至每時進行,比較簡單。例如,流水線上,誰負責的流程環節的作業質量如何,是否達標,當場當時就能檢查檢驗出來。而在農業上,很多作業質量難以當場當時檢查。施肥好壞,打藥如何……如何檢查?只有當莊稼的長勢或者最后收成出問題了,才能夠被發現;而那時,已經是問題發生好久之后了。追責很難,也于事無補。我國改革前集體經營模式的失敗,主要原因就在于此;70年代末的農村改革,之所以取得成功,就在于建立了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把整個農業生產過程中的權責利捆綁到一起,解決了操作者的責任感問題。世界各國的農業,都是以家庭農場為絕對主體,原因也在于此。

          正是由于以上這些突出的特殊性,農業生產顯著不同于工業生產,看似容易,實則不易;進入容易,成功不易。如果還抱著落后、簡單、粗放的觀點來看待農業,沒有耐心把功課做足做好了,就到農業上來挖礦掘金,那么,結果就不難預料。我看到網上有人發帖子,說當了農業炮灰,應該就是類似的情況。

          《農民日報》2017年9月6日3版

          往期“三農思語”:

          柯炳生:什么是三農問題?

          柯炳生:吃飯問題是什么問題?

          柯炳生:食品安全怎么看?

          柯炳生:轉基因問題為什么糾纏不清?

          柯炳生:土地為什么要三權分置?

          柯炳生:我國未來農業會是什么樣?

          柯炳生:農產品需求有哪些特殊性?


          責任編輯:劉錚
          分享到: 更多
          標簽: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小色逼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