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ohis5"></rp>
      <nav id="ohis5"></nav>
      <th id="ohis5"></th>
        <ruby id="ohis5"><sup id="ohis5"></sup></ruby>

          探究“民以食為天”的本源

          北京晚報 2017年01月10日 報道 瀏覽次數:

            原文副標題:世界首座飼料博物館落戶農大 逛遍博物館

             

            在這里你可以看到系統完備、完全可進行實際生產的飼料加工設備。你可以通過遠程監控系統看到一頭頭小豬如何在精細化科學喂養下健康成長,將植物飼料轉化為高品質的動物蛋白。也可以點擊虛擬系統,自主配比飼料,然后喂給小豬,親自當一回“飼養員”。你還可以看到琳瑯滿目的1200多件飼料樣品,恍然大悟原來燕麥、紅景天、刺五加、當歸等滋補藥材并非人類獨享。

            這里是2016年11月份建成開放的飼料博物館。它位于中國農業大學,是世界上首座以飼料為主題的博物館,集教學、研究、科普、文化傳承于一體,創建了一個幫助人們了解動物飼養、認識食品安全源頭的大平臺。

            緣起:民以食為天的中國 應該有探究飲食本源的博物館

            飼料博物館執行館長馬永喜博士全程參與了飼料博物館的籌建。他說,建設這個博物館主要是學科帶頭人、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德發先生的創意。李教授上世紀90年代回國后,一直在學院任教,并擔任了農業部飼料工業中心的主任。博物館正是在飼料中心曾經的中試車間基礎上改建而來。

            中試車間建成于1998年,是動物營養與飼料科學“產學研”有機結合的典范,在世界范圍內也只有3家高校具有這樣的設施,在中國則是唯一。中試車間的生產功能在2011年終止,4個庫房閑置下去,該如何有效利用呢?李德發覺得應該做一個博物館或者展覽館這樣的文化場所,兼具教學科研和文化傳播的功能。2014年年初,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遠在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訪問交流的馬永喜。

            馬永喜訪學之余走訪當地,發現只有200多年建國史的美國竟然博物館遍地都是。堪薩斯州立大學所在的“曼哈頓”城就有多家博物館,位于芝加哥的博物館中有專門展陳谷物的板塊。“咱們中國素有‘民以食為天’的傳統,農耕文化有著幾千年歷史,應該有一個記錄飼料文明的博物館。”李德發說。

            當年5月,馬永喜回國。反復討論后,飼料博物館的方案就此落地。“飼料文明是中國農耕、畜牧文明的重要體現,記錄著中國農業的發展歷史。飼料的應用在現如今的食品供給中更是不可替代。”馬永喜對記者說。這也是他們對飼料博物館功能的預期。

            建設:院士四處“化緣” 只為飼料博物館高水準建設

            2015年,飼料博物館開始籌建。面臨的最大難題就是資金短缺。中試車間原有的三套飼料加工設備留了下來,這可是鎮館之寶,但需要清潔保養。李德發帶人聯系了生產商,幾經協調商討,對方答應免費進行清洗維護,博物館的建設得以艱難起步。隨后中國農業大學給予了大力的支持,提供資金用于購置空調、噴淋消防系統和電子教學設備。但這與總預算依然有很大差距。李德發院士與行業內的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家進行多次溝通,獲得了大北農集團邵根伙博士的資金支持,另外飼料中心畢業生楊立彬、張鎮福等也雪中送炭,慷慨解囊。

            近幾年不少企業都在建設院士工作站。李德發接受了一些知名企業的邀請,但無視個人待遇,只希望對方能把原本應給自己的費用投在飼料博物館的建設上。“正是李院士的四處‘化緣’,才換來了博物館的高水準建設。”馬永喜說。

            此外,博物館的展陳設計也一度讓他們頭疼不已,“我們是搞學術研究的,展覽布置完全是外行。”幾經辛苦,最終找到了一支高水平的設計團隊,幫助解決了一系列問題。

            從2015年10月博物館正式開工到去年11月26日建成對外開放。師生們耗費了巨大心血。整個建設時期,只要在北京,李德發天天都會過來關注建設進度,放棄休假的工作人員比比皆是。

            探訪:虛擬系統體驗飼養 葉酸當歸皆可作飼料

            最近記者探訪了位于農大西校區的飼料博物館。走在校園里,問農大學生博物館的地址,幾乎所有人都能熟悉地指出它的方位——盡管走進博物館得“鉆”一個胡同。“農大有了新地標。”一名學生笑道。

            飼料博物館的“標識”內涵豐富。帶領記者參觀的馬永喜介紹說,標志的左側是玉米胚芽的造型,右側是大豆芽的造型,兩個組合在一起,就形成了類似中國傳統太極的圖形,不僅體現了博物館的農學特征,更預示著飼料行業實際是地球物質能量循環中的一環,循環往復、生生不息;此外兩個胚芽輪廓之間的間隙呈“S”形,像DNA雙螺旋結構,是飼料中“飼”的拼音首字母,也是科技“science”單詞的首字母。

            走進這座建筑面積3280平方米的博物館,里面綜合、科教、原料、機械4個展廳功能分區明確,采用實物、展板、影像、虛擬等陳列技術,動靜結合,全息展示動物營養與飼料行業的發展歷史和研究現狀。

            在綜合廳,參觀者可以全方位了解飼料行業的發展歷史:原來孔子竟然是畜牧的先驅;我國最早的飼料配方在西漢時期就已經出現;現如今我國是世界上飼料產量最大的國家。在原料廳,多達1200多瓶的各種飼料樣品絕對讓人大開眼界,除了玉米、小麥、高粱、大豆等常規原料,還有廣大母親所熟悉的葉酸,也有刺五加、當歸、燕麥、紅景天等中藥材。“動物食用的飼料,營養成分一點都不會比人差,不僅要全面,還要均衡。”馬永喜解釋道。

            在博物館里,參觀者還可以利用虛擬系統體驗一把“飼養員”的生活,使用飼料配方系統,參觀者可以用不同比例的玉米、豆粕、小麥麩等原料配制成配合飼料,然后“親手”飼喂給小豬,之后系統會呈現出不同飼養方案所產生的效果:比如玉米占比太高,小豬便會長成一只圓滾滾的大豬,系統提示“過胖”。此外,參觀者還可以通過遠程視頻系統連線遠在河北豐寧的飼養試驗場,實時傳輸的畫面可以呈現飼料車間及豬舍內的工作狀態,向人們展示科學飼養模式下的現代養殖業,同時可用于遠程教學。

            科普:科學用飼料肉類挺安全

            吃飼料長大的豬,它的肉安全嗎?現在養豬、養雞是不是都靠激素,肉怎么不香了?憑什么過去養頭豬要一年,現在只要不到6個月,這樣的肉能吃嗎?……隨著食品安全意識的提高,上述問題一直被不少市民反復熱議。在飼料博物館,這些問題都有清晰、科學的回答。

            博物館里有一位“豬博士”,它說不同品種的豬,肌肉內脂肪沉積的能力不同,原來的土豬生長緩慢,肌肉內脂肪含量高,口感好。而現在的三元雜交豬生長速度快,瘦肉率高,但肌內脂肪含量低,口感因此相對差一些。豬肉品質的另外一個影響因素就是飼養時間,時間越長,脂肪沉積的越多,肌肉內脂肪比例越高,口感就越好,而三元雜交豬由于生長速度快,出欄時間短,因此脂肪沉積量有所下降。“所以不存在‘豬肉都是靠飼料添加劑催肥出來的,所以沒有過去土豬肉好吃’的說法。”

            那速成雞、速成豬是否都用了激素?飼料博物館的專家也說了,激素非常昂貴,一方面國家明令禁止,另一方面飼料中添加激素對于促進雞、豬的生長并無效果。至于“速成”的原因,主要就是六個字:好種、好料、好舍。好的品種是主要原因,營養全面的飼料、適宜的生長環境都是傳統飼養模式無法比擬的。所以白羽雞可以42天出欄,25公斤的仔豬4個月后可以長到100公斤,并且其營養價值與生長時間長達一年的豬、雞相比,并沒有多大區別,飽和脂肪酸含量少了,反而更有利于人體健康。

            當然,也有不少因素影響著飼料本身的安全。少數不法廠商曾經違規在飼料中添加國家明令禁止的物質,比如瘦肉精、地溝油、三聚氰胺、蘇丹紅等。想要杜絕這些現象的出現,不僅需要廠商自律,消費者增強安全意識和維權意識,政府部門更要加大監管力度。“可以說,如果廠商按照規范合理使用飼料,飼養出雞、豬、牛等,其食用營養、安全是沒有問題的。”馬永喜說。

            我國的飼料產業伴隨20世紀70年代末的改革開放而興起和發展,如今已成為我國農業中產業化程度最高、產業集中度最高、產值超萬億的基礎性產業,同時帶到3萬億的畜禽養殖業,1萬億的水產養殖業,8000萬的草牧業。“飼料的本質是利用自然規律,把一些人類無法攝入,或者不愿意食用的植物原料轉換成高價值的動物蛋白,為人類社會節約了大量糧食,這就是飼料行業的價值。它是民以食為天的本源。”

            如今開館不到兩個月,幾乎沒有對外宣傳的飼料博物館已經接待了慕名而來的超過3000人次的參觀者。馬永喜說,科普宣傳是博物館的其中一項重要職能,希望能有越來越多的市民、學生走進博物館,了解飼料,科學認識我們身邊的食品安全問題。

            本報記者 張航 王亞楠攝 J067

              《北京晚報》2017年1月10日26版   

          責任編輯:劉錚
          分享到: 更多
          標簽:北京晚報 飼料博物館 動科學院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小色逼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