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ohis5"></rp>
      <nav id="ohis5"></nav>
      <th id="ohis5"></th>
        <ruby id="ohis5"><sup id="ohis5"></sup></ruby>
          學校網站 ENGLISH

          [文學] 永遠的記憶

          歐陽永志(新聞中心) 2013年12月02日 報道 瀏覽次數:

            雖然和李里特老師沒有什么過多的交往,但他的博學多才和嚴己寬人的品格一直令我深深敬仰和欽佩。今天,突然得知李老師病逝了,我的心頭不由地一震,仿佛被一個大錘狠狠地敲打了一下,很疼,很疼。

            李里特老師高高的個子,寬寬的額頭,濃眉大眼,鼻直口闊。在我的印象里,他身體健壯,總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樣子。我常常看到他穿著一雙布鞋,提著一個裝滿書的藍色布兜在校園里走,步履很快,總像是在趕時間。

            因為辦公室同在一層樓,平日里我和李老師照面的機會比較多,也僅僅是打個招呼。或許他知道我是新聞中心的人,但肯定叫不出我的名字,但他還是會和藹地向我微笑致意。我對李老師的敬仰不僅僅因為他曾是副校長、副書記而沒有一點架子,也不僅僅是因為他是大牌教授、學識淵博,而是因為一件小事。雖然已經多年,但我一直心存感激,現在已然成了永遠的記憶。

            這件事情發生在2007年的10月。一個學生申請去美國留學,請我幫助找一位教授寫推薦信。我試著給李老師發了一個短信,簡單地說了一下這個學生的情況,然后問他能否給寫個推薦信。按完發送鍵,我的心開始忐忑起來,擔心仍然會是泥牛入海的結局。因為之前我曾以同樣的方式找了一位自認為我很熟悉的教授,言辭相當懇切地請求他幫助寫這份推薦信,結果是一直沒有得到任何回復。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手機響了,是李老師打過來的。他話語非常簡單:“可以,你帶學生過來吧!”撂下電話,我還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重新看了下來電號碼,確認是李老師打來的,心里的石頭才算落了地。我迫不及待地把好消息轉告給了那個學生,她連聲說:“太好了!太好了!”激動得像撈到了救命的稻草一樣。

            第二天上午,我帶著學生按照約定的時間敲響了李老師辦公室的門。“請進!”伴隨著慈祥而熟悉的聲音,我推開了門。李老師放下手中的書,熱情地招呼我們坐下。聽學生介紹完自己的情況后,李老師略帶歉意地說:“哎呀,你要是去日本就好了,那里有我很多的老師和朋友,打個招呼肯定沒問題,而在美國我熟悉的人不是太多,不知道能不能行啊!”但他還是欣然應諾給寫一封推薦信試試。

            為了節省李老師的時間,學生提前自擬了一份推薦信,意思是李老師簽個字就行了。李老師接過去看了一眼說,先放這吧!弄好了我通知你。

            兩天后,李老師讓我去拿推薦信。看到信后,我從吃驚到不安,心想李老師一定是為這封信花費了不少時間!從稱謂到落款,從標點到句法,更遑論推薦內容了,學生自擬的推薦信被改得面目皆非,李老師還在信中留下了自己的郵箱等聯絡方式,本來學生想節省李老師的時間,反倒給他增加了麻煩。看到學生也來了,李老師還和她攀談起來,給她講國外的生活、留學應注意的事項以及辦各種手續的程序等。

            如今,這位學生已經在美國完成了碩士學業,正在攻讀博士學位。到美國后,她在給我的信中說:正是李老師的輔導,讓她申請留學時少走了很多彎路;正是李老師的推薦信,讓她實現了留美深造的夢想。

            當我把李老師離世的消息告訴這位學生的時候,電話那頭沉默了好久,最后她輕聲說:李老師是我心中永遠的記憶……

          分享到: 更多
          標簽:我的大學 文學 老師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小色逼影视